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文化園地
視力保護:
【文學】年味
日期:2016-02-17 访问次数: 字號:[ ]

    我的父辈是电建工人,从一出生我就跟着他们一起在施工现场奔波,那些荒凉的夹皮沟生涯承载了我整个童年的欢笑和回忆。那时候的项目工程一建就是8、9年,一個工地一待就是10多年,我跟隨爸媽輾轉了2個工地就從嗷嗷待哺的孩子長大成人了,而那些建設中的煙囪、水塔、鍋爐成爲了記錄成長曆程的完美背景,我一年年長大,照片背景的煙囪也由開始的一根、兩根、三根變得越來越多,日子就在那不經意的時光中鬥轉星移。

  不知是看慣了煙囪、水塔的偉岸,還是習慣了遠離城市喧囂享受偏僻小鎮的清靜,不但父輩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了電建事業,我也被潛移默化的認同了這種生活方式,加入到了電建行列,成爲了其中的一員。在那些看似枯燥卻溢滿幸福的日子裏,送走一個又一個的年月,一晃就是30多年,每當在這個萬家團聚、辭舊迎新的春節時分,更是勾起對童年往事的種種記憶……

  小時候,最期盼的節日就是春節了。那個時候,雖然家境並不是很寬裕,可是就算日子再難再艱辛,每逢過年父母都還是會想方設法的變著花樣做出滿滿一桌的美食。臘月26左右就開始炸酥肉,滿滿一盆切好的後腿肉放上各種香料腌制4小時後,將摻有面粉的蛋液倒入並充分攪拌,在滾燙的油鍋裏翻來覆去的炸,幾經翻滾,外焦裏嫩金黃金黃的酥肉就出鍋了,用大大的筲箕盛裝起來,在旁蹲守的我們早已看得流口水,無法抵擋這酥香的味道,等不及它晾涼,就用小手去抓那還吱吱冒油的肉團,放在嘴裏一咬,那滋味真是回味無窮,擦擦嘴角的油漬,那一天的小日子立刻幸福滿滿……

  家裏養的雞是大年二十九才開始宰殺,爸爸手起刀落的一瞬間,我就趕忙把放有少許食鹽和清水的小碗接過去,讓雞血和淡鹽水自然的混合慢慢凝固。早已燒滾的開水從雞頭、雞腳再到雞身的順序依次開燙,等爸爸把雞嘴的硬殼、雞舌的表層和雞腳的皮褪去後,我也開始了"拔毛行動",一把下去一地雞毛,大手和小手在你一把我一把中把雞拔了個精光,所有清理工作完成後用根細繩拴住雞腳倒挂于廚房中,就待次日下鍋烹煮。手巧的媽媽還會把從雞翅上拔下來的羽毛用幾個金屬墊圈和一段塑料管剪一塊花布縫制成雞毛毽,小小的心早已迫不及待的等著媽媽連夜的趕制,好在第二天起來就能邀約好夥伴一起玩耍……

  當時單位上會給在工地過年的職工發放餐券,我總是自告奮勇的拿著那張郵票大小蓋有單位印章的餐券,早早的在供餐之前就跑到食堂門口等候,聽著食堂小木窗內傳出的鍋碗瓢盆的撞擊聲、聞著忽遠忽近夾雜各種油炸食物的香味,開始臆想著今晚的大餐會是些什麽菜了。小木窗一開,排在第一的我踮起腳尖從褲子荷包內掏出餐券遞給食堂阿姨,唯恐錯過或遺漏那滿桌的美食,很人性化的食堂已經提前准備好“搪瓷蠱子”,他們把每一份的配菜全放到蠱子裏,最後還搭配兩瓶啤酒,擡著那滿滿一缽,拎著塑料袋裏的啤酒,那刻我的小宇宙爆發了,腳步也矯健起來,直到進了家門都未曾歇息一次。頓時就有長大了的感覺,那莫名的成就感油然而起,胸膛也挺得直直的等著爸媽的誇贊呢……
不大的小四方桌已經擺放得滿滿的了,熬制好的土雞湯湯面漂浮著一層黃黃的雞油;梅菜扣肉黑裏透紅;媽媽最喜歡的夾沙肉碗底的糯米被五花肉蒸出的油脂侵潤得發亮;蒸蛋卷、蒸粉蒸肉都已上桌,其中自然是少不了帶有各種寓意的菜品,紅燒全魚代表了年年有余、長菜喻意來年長長久久,再加上食堂擡回來的一缽菜品和各色蔬菜,妥妥的一頓年夜飯散發出了誘人的氣息。愛喝口小酒的老爸也把自己的酒杯斟滿了包谷酒,媽媽也給哥哥和我倒了滿滿一杯菠蘿汽酒,一頓饕餮大餐就那麽慢慢的品、細細的嘗中領略到了過年的喜悅和滿足,那時就想:要是天天都過年該多好……

  後來,我們慢慢的長大、陸續的工作後,爸媽的負擔減輕了不少,生活不再那麽拮據,那些大葷大肉也進入了平常生活,想吃的酥肉和雞湯也不再用等到年夜飯才能上桌,可是我們的味蕾卻在不匮乏的食物面前失去了敏感的知覺。菜市場直接買殺好的所謂“土雞”熬出的湯並不那麽鮮美,雖然只是一小盤油炸的酥肉也要反複熱了幾餐才吃得完,那些用五花肉做原料的各種扣肉也因身體健康的各種禁忌而很少能在餐桌上看到了,菜品的花樣也在試嘗過的餐館中偷學了幾招,那些以前漫山遍野的野菜也早已身價倍增,我們吃的越來越少、越來越素、越來越精,可是越吃越找不到好吃的、想吃的、值得回味的了……
今年,我們的年夜飯是在哥哥家吃的,我們兄妹都有了各自的家卻少了一個爸,盡管不完整但還好我們團圓了。哥哥嫂子提前幾天就開始准備,年三十從一早忙到盤子端上桌,雖然依舊滿滿一桌,但總感覺少了點什麽。現在的孩子幾乎都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不要說是喊他們幫廚,就是開飯了也要三請四迎的,看著孩子們邊吃飯邊用手機微信搶紅包,真不知是該爲他們衣食無憂的生活而高興,還是爲他們體會不到親手與家人一起准備年貨的快樂而悲哀。此時此刻,在他們眼裏“年”又是什麽味道的呢?

  外面響起了連串的鞭炮聲,恍惚中我似乎又看到了那個手抓酥肉的小女孩……

打印】 【關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